首页>文化>李零:一个好老师,前提是你肚里有货
2019-10-31 11:52:05

李零:一个好老师,前提是你肚里有货

老师不是父亲。他的职责不是为学生甚至儿媳妇找工作。老师是帮助学生做梦的人。梦是学生的梦,不是老师的梦。学生传承老师的教导,接受老师的职业。那是精神的传承,不是名人地位的传承。身份并不重要。谁把老师当成老师,谁就是学生。谁不把老师当成老师,谁就不是学生。不管这个职位有多有能力或多高,即使你注册了,你仍然不是学生。

古代的学习始于人类研究。书籍只是老师的遗产。作为一名好老师,口才当然很重要,但基础是你的胃里有东西。从不厌倦学习的人可以不知疲倦地教别人。一个人没有学习或技能怎么可能成为一名教师?

"孝顺的人善于顺应人们的愿望,描述人们的事情."事实上,尊重和尊重教师最重要的不是各种外在礼仪,而是能否肩负起教师的学习人格,继承教师的精神血脉。今天的推介会,我们和大家分享著名学者李凌教授的话,他记得他的老师张正卓先生,也感受到了向他的前辈学习的方式。在这个教师节,让我们想想什么是“教师尊严”。

大学生张正卓与我的教师梦

李玲

张正卓(1912-2005),山东省成年人,著名历史学家,193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,后在中国科学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他先后担任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、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、中华书局副主编。张先生在中国古代史、文献学、竹丝学等领域都有杰出的造诣。他主持了“编写二十四部校本历史”的工作。他的代表作是张正卓的文史散文集。2012年,中华书局发行了五卷《张正卓全集》。

今年(2012年)是张正卓先生的100岁生日。张先生是个有学问的人。我不需要评判他。我只是张先生晚年的学生。许多高级教师比我更了解张先生。我不需要说太多。作为他的学生,我只想谈谈我作为学生的经历。

首先,我想说我在小学和中学是个坏学生。因为不好,所以咬牙切齿,跺脚,发誓将来成为一名好老师。我最初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小学教师或中学教师,但当我插队时,我真的成了一名教师,感到非常失败。我没想到以后会成为一名大学老师,更没想到会崇拜一位著名的老师,做我一生中最想做的事情。

李凌先生在北京大学的讲台上

其次,老实说,我从来没有上过大学。中小学不能教好。如何教授大学?今天,我非常幸运地站在大学的演讲厅,在张先生任教的大学教书。我要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老师,尤其是那些在20世纪70年代引领我走进学术大门的老师。例如,俞魏超、李雪芹和邱喜贵三位老师都帮我修改了文章。那时,余老师给了我最大的鼓励。我的名字是“第一推动力”。正是在他的鼓励下,我进入了研究生院。当然,没有刘杨娇先生的推荐和夏奈先生的安排,我是不会在这里的。我于1979年成为研究生。起初,考古研究所邀请唐兰先生做我的导师,但他突然去世,并邀请张先生做我的导师。

俞魏超先生(1933-2003),著名考古学家

张先生是什么样的老师?他不是那种不能站直时会手拉手踢腿的老师。那是剧团的团长,不是我理想的老师。老师,天空很高,鸟儿可以飞翔,后面没有风筝线。在古代,所谓的老师是通过礼貌而不是通过教学来学习的。他不提问也不教书,但他总是回答问题。他珍惜墨水就像珍惜黄金一样,但鼓励我多读书,多写作,并产生更早的结果。例如,我的第一本学术著作《长沙子弹图书馆战国楚丝书研究》,由张先生推荐题写,1985年在中国图书公司出版。古人说孔子不是一个普通的老师。只有向普通老师学习,你才能成为一名伟大的老师。张先生是许多老师的老师,但他不想成为唯一的老师。我有不止一个老师。例如,王世民老师和张长寿老师是我在考古研究所的老师。

我对张先生最钦佩的是,说实话,他对门没有意见,不披上斗篷,不搭起山顶,不拉队伍。越有学问,越谦虚。一个人越谦虚,他就越宽容。桃子和李子沉默不语,但他们找到了自己的路。每个人都愿意成为他的学生。

李玲教授的第一部专著《长沙子弹图书馆战国楚丝书研究》(中华书局1985年版),封面上刻有张正卓先生的题字。

第三,现在在北京大学教书,我一直在想,老师是做什么的?我知道老师是老师,学生是学生,学生不是老师的私人家庭。张先生在北京大学教书时,师生关系比现在宽松得多。在学校参加讲座的每个人都是张先生的学生。张先生是每个人的老师,不仅是一些人的老师,也是世界的学术氛围。不像现在,老师把学生当成士兵或工薪阶层。学生因他们的老师而出名。老师因学生而出名。他们互相迎合。他们需要彼此。张先生绝不是这样的老师。

我记得,2007年我在芝加哥大学的时候,一位中国老师告诉他的美国学生,别忘了,我们中国有句古话,“有一天我们会成为一名老师,一个终生的父母”。这个学生没有反应。因为在美国没有“终身父母”。父母管理他们的孩子最多十年。当这个孩子是个大男孩时,他会自己照顾自己。这个家庭不啃老人或小孩。

西方传统中对教师和学生方式最经典的理解来自亚里士多德的话:“我爱我的老师,我更爱真理。”拉斐尔的雅典学院。

我明白老师不是父亲。他的职责不是为学生甚至儿媳妇找工作。明清小说中不是有句谚语说“救人胜于建七级宝塔”吗?我知道老师是帮助学生梦想的人,“一个成年人的愿望总比建造一座七层宝塔好。”梦是学生的梦,不是老师的梦。学生传承老师的教导,接受老师的职业。那是精神的传承,不是名人地位的传承。身份并不重要。谁把老师当成老师,谁就是学生。谁不把老师当成老师,谁就不是学生。不管你能力有多强或者职位有多高,即使你已经注册,你仍然不是学生。

陈寅恪先生在给科学院的回信中“开除”了他曾经引以为豪的弟子王贵,并说:“无论我想雇谁,我想带的所有弟子都应该有自由思考和独立精神。事实并非如此,也就是说,它不是我的学生。我不知道你以前的意见是否和我的一致,但现在不同了。你不再是我的学生了。在我看来,所有周一良和王永兴都是我的学生,否则他们就不是。”

第四,张先生迟钝且口齿不清。许多听过张先生讲座的前辈说,讲座的效果可能不是很好。他自言自语道:我吃得慢,走得慢,说话也慢。从今天的标准来看,当老师似乎不合适。张先生不是那种说话像电视节目的老师。然而,孔子说,“古代的学者是他们自己的,今天的学者是人类。”(《论语·宪文》)。在我看来,他是一位历史悠久的老师。他更像是一个老师,和学生们一起走在舞蹈的舞台下,在奎利公馆和学生们聊天。给予和接受都是偶然的。他的慷慨、真诚和对学习的奉献是一个完整的人格。他用自己的个性来教育我们。

张正卓先生的书法

古代的学习始于人类研究。书籍只是老师的遗产。

作为一名好老师,口才当然很重要,但基础是你的胃里有东西。在培训学者时尤其如此。他首先是一个合格的学者。

从不厌倦学习的人可以不知疲倦地教别人。如果你不学,为什么

老师。

学者的本质在于学习:热爱学习,善于学习。不是一段时间,而是一辈子,总是学习,总是问,总是学习。当学生在学习的时候,当老师在学习的时候。

张先生就是这样一个学者。他是我们所有人的好老师。

目标

这篇文章最初发表在2012年9月24日的《北京日报》上。微信来源:活字文化。